下课的克林斯曼,“把”韩国足协主席推上了火山口……

作者:网站小编文章来源: 发布日期:2024-02-21 15:05:09

记者寒冰报道 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或许没想到:已经下课的克林斯曼,在接受德国《明镜周刊》的采访时,会让他陷入空前的信任危机。

克林斯曼在采访中还原了被选为韩国队主帅的缘起,引发韩国舆论一片哗然,被认为坐实了郑梦奎对韩国队选帅的干预。韩国已有民间团体向警方举报郑梦奎,罪名包括妨碍公务、渎职、诽谤等,相关调查即将全面启动。韩国队的亚洲杯失败,恐怕会导致韩国足坛更大的“地震”。

此前韩媒就认为郑梦奎干预负责选帅的“战力增强委员会”事务,克林斯曼接受德国《明镜周刊》专访内容,居然以更震惊的方式“证实”了郑梦奎的这种“干预”——2022年世界杯期间,正值韩国队主帅保罗·本托下课,身为国际足联技术小组成员的克林斯曼在包厢与郑梦奎偶遇。克林斯曼开玩笑地问道:“你们在找新教练么?”郑梦奎信以为真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次日两人又在酒店咖啡厅相遇,克林斯曼直言只是玩笑:“如果真有兴趣,可以再联系。”几周后郑梦奎致电德国教练,表示有意邀请他执教。“源于玩笑”的缘起,意味着郑梦奎之前声称选帅“进程合规”完全就是敷衍。

针对外界关于选择克林斯曼不合流程的质疑,郑梦奎曾表示与选择保罗·本托一样,都由韩国负责选帅的“战力增强委员会”圈定候选人,从61人减到23人,再由委员会主席穆勒圈定5人面试。综合评估排名前两位的进行第2轮面试,最终确定克林斯曼。郑梦奎强调选帅过程合规透明,但韩媒流传的说法相反:郑梦奎在宣布最终人选半小时前致电委员会,“钦定”了克林斯曼。

克林斯曼还强调郑梦奎与现代集团对韩国足球界的巨大影响力,以及与郑梦奎的“亲密关系”:“我遇到问题时,都会立刻联系他解决。”克林斯曼在韩下榻酒店与郑梦奎的现代开发公司总部仅5分钟路程,德国教练表示:“你需要一个困难时力挺你的盟友。”这令人想起2006年执教德国队时,克林斯曼也因长期住在美国加州饱受批评。但当时德国女总理默克尔力挺克林斯曼,如今他的后台换成另一个实权人物郑梦奎。

克林斯曼执教期间不仅违背长居韩国的承诺,去年韩国队赴英国热身还将集训地选在远离比赛地的伦敦,反而方便自己参加元老赛和欧冠小组赛抽签仪式。尽管韩媒极为不满,郑梦奎依旧力挺克林斯曼。若非韩国队表现太差又曝出内讧丑闻,韩国足协内部和战力增强委员会都一致提请解雇德国人,郑梦奎还会继续力挺德国人。

正因主导了克林斯曼的任免,郑梦奎还惹上了官司。韩国民间团体“民间对策委员会”向首尔警方举报,认为郑梦奎“钦定”克林斯曼是程序不正义的妨碍公务。正是因为他的一意孤行,导致能力不足的克林斯曼带队失败被解雇,韩国足协要赔偿高达550万美元的违约金,郑梦奎因此需要担上渎职罪名。韩国队内讧首先由英国媒体曝光,被民间团体认为严重损害韩国队球员的名誉,郑梦奎还以诽谤罪被举报。此外,郑梦奎将韩国队的失败归咎于球员内讧,也被认为是推卸责任的不负责任。

韩国队无缘亚洲杯冠军的问责还在继续:克林斯曼下课后,被认为未在选帅中发生作用的“战力增强委员会”也更换主席。德国人穆勒被韩国足协竞赛委员会主席郑海成替换,负责新帅选拔。但韩国媒体和球迷希望责任更大的郑梦奎下台,哪怕面临被警方调查,郑梦奎还是拒绝辞职。他甚至表示如果向克林斯曼支付违约金导致韩国足协财务困难,他个人可以提供援助。韩国足协为新建的天安国家队集训中心投入巨大,此时的亚洲杯失败和向失败教练支付巨额违约金,韩国足协的财务状况确实不乐观,而且也很难令媒体和球迷接受。

无论郑梦奎是否会为韩国队的失败付出代价,“克林斯曼周期”韩国足协和国家队的种种丑闻,对熟悉韩国足球的人而言并不意外,背后折射出的还是财阀政治和辈分阶层——韩国足球的传统其实一直都没有改变。

相关新闻